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行走在故乡的屋顶  

2010-11-12 15:2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故乡是北方很小的村庄,名不见经传,至今也只有不到20户人家,几栋低矮的土坯房,坐落在山坳之间,在空旷的草原和无际的高天之间,恬静的吮吸着大自然的乳汁。我经常从A市到B镇,虽然离开已经30多年了,但每次开车走过,那孤独的村庄都会在郁郁葱葱的林木之间清晰可见,一般的过客,倘若不是专注的眺望,是很难发现它的存在的。而这村庄,每每凝滞着我的眼球,每次路过都留恋的不肯把视线收起。

这熟悉的村庄,这陌生的村庄,那是我的故乡,是存放着我遥远又纯真的童年的村庄。

十几年前,曾经走进阔别近二十年的小村子,去看望即将大学毕业待分配的发小。那时,二蛋家早已经搬进了新规划的居民区,住进了崭新的楼房,在二蛋妈的带领下,我们在老村那排土坯房上找到了他。因失恋受到刺激的二蛋,正站在低矮的长满杂草的屋顶上,高声朗诵着普希金的诗体小说《欧根.奥涅金》中那首著名的献辞:“  我不想取悦骄狂的人世/只希望博得朋友的欣赏/但愿我能写出更好的诗/献给你——和你的灵魂一样/也那么优美/那么纯真/也充满了圣洁的思想/更加以生动、明朗的诗情/配得上你的崇高的想象…… ”天气异常晴朗,中午的阳光照射在长满绿草的屋顶上,屋顶像碧绿的湖水,而满怀忧伤的二蛋像在湖水中漂泊的树叶,在湖面上摇晃着自己的多情。

二蛋的情绪正应和了他之前写给我的信中体现的观点:我眷恋儿时摇篮般的屋顶,高兴的时候在知心的屋顶手舞足蹈,郁闷的时候在善解人意的屋顶排解烦闷。也正是见到他站在房顶的一瞬间,时间仿佛回到了好多年前的清晨,5、6岁的小童,赤裸着身体,站在低矮的房顶,顽皮的水柱从天而降,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戏骂孩子的搞怪,而小童则在清晨温暖的阳光下开心的笑个不停。几年前,曾经在布鲁塞尔市政厅广场旁参观过“撒尿孩”塑像,那塑像的名气很大,但二蛋留给我的童年记忆,更为生动,更为鲜活,画面会让人更为忘情。

对屋顶的执着,应该是二蛋家的传家宝。二蛋爹是个大老粗,一个大字不识,据说他来自陕北,肚子里装满随时都会溢出来的信天游。因为是个老革命,村里安排他看管公家的仓库。除了喜欢唱信天游外,二蛋爹还好饮酒,于是便经常有人请他喝酒,趁他醉倒时从仓库里顺手拿些面粉、豆饼、布头之类的东西。有一次像是有人偷拿了仓库里的棉被,终于惹恼了二蛋爹,酒醉的汉子爬上低矮的屋顶骂街,操着浓重的陕北方言从正午一直骂到日落西山,也没有人回应,无趣的二蛋爹圪蹴在黑魆魆的烟筒边拉起了陕北信天游。“要吃那砂糖化成水,要吃那冰糖嘴对嘴……”“羊肚兜儿那个毛巾三呀三道道蓝,我的那二妹子儿真呀真好看,你把你亲哥哥的心全搅乱……”“骑上那个毛驴呦狗咬腿,半夜里来了你这勾命地鬼,搂上亲人呦亲上个嘴,肚里的疙瘩化成了水”。二蛋爹唱的忘我,引来无数的观众,臊的双颊绯红的二蛋妈,在村里人的嬉笑声中,生是把余尤未尽的二蛋爹拉回自家屋里。

我童年时对与屋顶的迷恋,多半体现在对掏鸟窝的热衷。别人一般是先顺着墙搭上梯子,再爬在梯子上去掏鸟巢,动静太大,容易惊动小鸟。而我常常是先悄悄的登上屋顶,轻轻地趴伏在屋檐边,一只手抓着帽子扣在伸进鸟窝那只手上,防止瞬间受惊的麻雀逃窜。因为有“以帽为网”的小聪明,使得我始终是伙伴中捕获麻雀的高手。也有不利的一方面,从屋顶捉拿小鸟虽说成功率很高,却看不到鸟窝中的景致,以至于有一次刚把手伸进鸟窝,便摸到冰凉的菜叶蛇,惊出一身冷汗,留下了一生中第一次记忆清晰的恐惧。

对故乡屋顶的眷恋之情,是潜藏在地表下滚烫的岩溶,虽然与上面的喧嚣隔绝,却无时无刻都在自觉的翻滚着,平常看着很平静,但随时都有火山一样爆发的可能。记得一次到山城重庆出差,适逢盛夏时节,傍晚与同伴站在宾馆7楼顶乘凉,山城的建筑盘根错节,高低错落,林立的楼房参差不齐,几乎每一座楼房都处在不同的水平线上,你站在屋顶可以看到脚下别处的屋顶,别人站在屋顶上可以品味你站在楼顶的孤零。从此产生对城市的厌倦,人们身背着沉重的疲惫,努力的往上爬,大汗淋漓的爬上向往的屋顶,却发现有更高的屋顶在等着你。如果你志向高远,要体会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你得攀岩数不尽的山岭,却总是站不到最高的屋顶。就是在那些日子,作为异乡的游子,突然觉得所有的游子都是深情的流浪歌手,不管走向何方,不论在干什么,不论成就多少事业,只要一张口,吐露出的都会是浓浓的乡情。

好多年没有光顾故乡的屋顶了,但我知道,在故乡低矮的屋顶上有我摇曳的风铃,清脆的铃声无时无刻敲打着我的乡情,风吹日晒,电闪雷鸣,始终改变不了那份朴实,那份真诚。故乡低矮的屋顶由草夹泥混和而成,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弥漫着青草的清香,有鸟儿吟唱的痕迹,沁着雨水浇淋的滑润。我相信有天使飞翔在故乡的屋顶上,正如我相信有初吻留在唇边的温情;我相信有一颗不老的大树在故乡的屋顶顽强的生长,正如我相信头顶上常常漂浮着善良朴实的枝藤;我相信有河流在故乡的屋顶上流淌,正如我相信额头皱纹中有和暖的风浣洗着永不退色的纯真。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是一个封闭的图形,可以是圆的,可以是方的,也可以是不规则的任意图形,但所有的路都从故乡开始,不论走多远,行多久,最后都要回到出发的地方。

经过沧桑的岁月,故乡似乎已遥远,却又很近,故乡似乎已陌生,却又格外的熟悉,而我,从走出故乡的那一天起,就始终赤着双脚,行走在故乡松软而又暖洋洋的屋顶。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