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议“走穴” 说分配  

2010-11-22 15:3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二那年暑期,十几个同学相约去华山游玩。第二天早晨去看日出时,或许是过于兴奋,管钱的同学发现交他统一保管的共有资金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大家没有了回西安的路费,中午饭也没有了着落。好在班长王靠本出身秦腔表演世家,父母、兄长均为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从小受家庭的熏陶,学得一身秦腔演唱手艺。凭着靠本的表演,赚了些路费,算是大家安全回到了西安住宿的学校。后来和在部队做义务兵的堂兄聊起此事,堂兄说:街头卖艺是民间的传统,国家越乱,百姓越穷的时候这种情况越多,老辈的人把这叫“文明要饭的”,有时候国家虽富强,卖艺的,或要饭的也会非正常性的增多,多半是不劳而获者的一种欺诈方式。听了他的话,才想起在农村的日子里,时常会遇到耍猴的,唱小曲的街头艺人,走村窜巷的的为生计奔波,那时农村也很贫穷,一般不会给钱的,常常是表演完节目后,由村长或会计引领着挨家挨户的凑份子,你家一碗玉米面,他家几个地瓜,还有给甘蔗杆或自家种的花椒的,反正只要是能吃能用的来者不拒。这是我所见到的比较早期的“走穴”,但其目的只是靠自己的手艺赚点糊口钱,当然也就没有过分的的包装和炒作,过程和结果都不免让人感到酸涩。

八十年代初期,也曾经看到过大腕的街头表演。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在镇政府的门口,看到县里的文艺宣传队在进行计划生育政策宣传演出,演员阵容中名气最大的是郭兰英老师,她刚刚“解放” 出来,暂时在县文艺队做演员。当时已近初秋,风有点大,音响设备配置的又很差,演出的效果不是很好,但着实让围拢的百姓甚是感动,这么大的腕,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为群众演出,而且不计报酬,怎能不让人敬佩!这件事情,至今想起来仍然感到很遗憾,有生之年唯一一次与大腕近距离的接触,却没有很好的欣赏到表演的魅力,算是第一遗憾,没有现场求得郭老师的签名,算是第二遗憾,只是那时不时兴什么名人签名,不然的话,或许会留得珍贵的藏品。那时称这种的演出为“文艺下乡”,和后来兴极一时的“走穴”“个唱”在形式上虽然差不多,但出发点却有着天壤之别,一个为的是宣传党的政策,活跃基层文化,另一则是为了扩大某些明星的知名度和获得个人的经济利益。不管怎样,不带有任何个人利益色彩的“文艺下乡”越来越少见了,而不要任何报酬的类似活动几乎看不到了,相信真正有分量级人物参与的“文艺下乡”活动大概已经成为文物了,或者已经成了濒临灭绝的国家珍稀动植物了。更为可悲的是,似乎没有人再设法去挽救他们,而是任其灭绝下去。

前几日某媒体爆料,某演艺圈名人出道不到10年,身价已近十几亿,该暴发户近期在好莱坞某富人区新购了价值2亿元的豪宅,据说是跻身世界影视、演艺界富豪行列的华裔第一人,媒体纷纷报道,并颇有感激他为华界争光添色的味道。几乎同一时段,媒体爆出西方某国首相为买不起私人住宅苦恼的消息,两条消息一出,细心的人会有所困惑,倒不是要为官本位的思想鸣不平,只是觉得为一个国家日夜操劳的国家元首的经济回报和为某个层面娱乐群体服务获得的回报差异会这么大,而且差异之大让人不可思议,难道前者就应该居无定所,而后者就应该在豪宅里享受富豪的奢侈生活?

现实中的一些现象似乎越来越让人困惑不解了,一个歌手参加一场演唱会,动辄要30万,甚至50万元的出场费,归结起来敛财的过程其实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演绎,也就是2-3首歌的煽情,真是名副其实的金曲横空出世。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为解决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做出的贡献不可谓不大,影响不可谓不巨,也就是在获得国家突出贡献奖时获得了500万元的奖金,相信他不会想方设法的偷漏税,那么拿到手里的不会超过400万元。诺贝尔奖获得者,其贡献率往往是世界性的,其影响大多会是划时代的,据说奖金也不过100多万美元而已,而每个奖项的获得一般要耗费科学家近乎一生的精力,至今还没有听说过那个科学家获得两次以上的诺贝尔奖。凡有点数学基础的人不难做好这道比较性的算术题,一个获得诺贝尔奖殊荣的科学家的奖金收入往往不如演艺圈里饕餮大腕接一部大片的收入,甚至不如其十分之一。

行业领域不同,便不能用统一的一把尺子去衡量其创造的价值,但劳动价值评估失衡是无可争议的。娱乐圈里的明星,不论多么的杰出,其创造的根本结果是为人们提供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消遣,不能说其意义不大,但与消防队员的出生入死,和科学家的终生探索,与高科技运作的呕心沥血比较,其付出都是凤毛麟角的。就算是与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比较,其社会意义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何况演艺圈时常会给青少年带来错误的,扭曲的价值取向的误导的信息,需要无数个教师的默默奉献才可以纠正过来。

中国有句俗语:“男怕干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抛开受教育程度,行业高危程度,从业社会需求及受业素质要求等方面的因素,这社会上分配不均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而行业的收入差异之大常常令人瞠目结舌。我们常常会面临这种情况,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接受同样教育的两个人,虽身在同一国家的同一地区,从事着同样的工种,只是因为置身的行业不同,却有着几乎两重天般的收入。存在能力不同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深层次的社会原因使然。同样是国家统考的工程师,电信行业的月收入过万,其他行业的可能只有2千的月薪,同样是经纪人,依靠影视明星的经纪人与其他行业的经纪人的收入有着天壤之别,不排除能力上的差异,但更直接的原因是垄断行业整体收入偏高带来系统内收入普遍比其他行业同类从业人员收入要高得多。

所谓缩小两极收入差距,调整社会收入平衡,并不是要回到“大锅饭” 年代的平均状态,而是要解决同一含量劳动付出要取得相对不是很大差异的回报的问题。社会上的行业千千万万,出现的职业也栉比鳞节,我们不主张收入上的一刀切,但至少应该有一个行业收入或职业收入的上下限规定,同样职业中处于同一技术层面的人应该有着相对差异不是很明显的薪资,超过的太多,就应该用税收手段进行调整。

分配失衡形成的原因比较复杂,现状的改变也需要一个过程,但调整分配的技术手段却十分简单,就看你想不想认真去调整,就看你是否真的去做。这个造星的年代,造就了无数个富可敌国的巨星,足以让众多从小立志做一个科学家的莘莘学子改变自己的理想,这个造星的年代,造就了无数个垄断全球的企业王国,足以让无数无缘搭载上巨型航母的小老百姓们望洋兴叹,甚至让许多社会精英和政治明星们自愧不如。分配,这副少数人欢喜,多数人忧愁的散牌该由谁把它重新洗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