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无界9  

2010-12-24 15: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也无法刻意的去掩盖活粉饰,重要的是你今后将选择怎样的生活道路去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安靖顺利的与托木斯克方面签订了两千万美元的订货合同,并带着这份沉甸甸的合同匆匆赶回边城,他希望尽快与省里的水利工程指挥部建立联系。木已成舟,这笔生意的进展已经不容他退缩,只有一门心思的想办法打通各方面环节,力求尽快做成这笔生意。

回到家的当天,公司驻边城办事处的会计小刘告诉他,最近办事处帐户上打入了50万元的中小企业国外市场开拓扶持资金,这笔钱是市外经贸局无偿提供给公司的,外经贸局具体经办此事的工作人员告诉小刘,这笔资金是财政局的阿局长点名落实给办事处的。此事着实让安靖吃惊不小,作为一家境外注册的企业,伊尔库茨克中俄贸易公司并没有资格获得这笔政策性支持资金,这分明是阿局长丢给自己的一个诱饵,看来必须要对严胖子提出的为阿局长提供活动经费一事有个交待了,而且兴许下一步运作重型机械项目时还得请这位阿局长帮忙。

安靖立刻给严世钦打电话,约阿局长晚上到金河大酒店吃饭。

晚上,阿局长如约而至,严世钦依然约了梁敏和梁非非坐陪。宾主坐定后,安靖举起酒杯敬酒:

“今日备下粗茶淡饭,一是感谢阿局长对弊公司的支持,二是对阿局长提出的让我和严胖子合作经营公司的建议表个态,我感谢阿局长的关怀,准备首期投资100万元,马上到位”

安靖的话说的十分含蓄,但严胖子和阿局长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梁敏虽不知安靖此话是什么意思,但作为省计委主任的太太,当然深知其中的奥妙,自然明白这种事情旁人不便多问。

阿局长虽然明白安靖一番话的用意,却并不十分张扬,只是淡淡的说:

“这样就好,做生意要讲究个双赢,那就祝你们生意兴隆吧!”,随即话锋一转,和梁敏闲聊起来,

“梁夫人,你们家主任最近还好吧?”阿局长本是礼节性的寒暄,梁敏却好像很讨厌别人提起自己的丈夫:

“我和我们家那位大主任是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他做他的官老爷,我做我的商界女强人”,正说话时,她的手机响起来,有人给她发来了一条短信息,她看后笑着说:

“这是一条挖苦税务干部的短信,我念给你们听听”,她看了一眼阿局长,念道:

“和老婆睡是交个人所得税,和皇后睡是国睡,和情人睡是偷睡漏睡,和小姐睡是非法乱睡,阿局长,怎么没有说你们财政干部的短信呢?,我听人说:‘财政财政不挣才叫发怔’,想必财政的官老爷们并不比税务的好多少吧?”

阿局长感觉到梁敏话中有刺,便不冷不热的说道:“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比如你们家梁主任我们曾经谋过面,他为人很谦和,也是很有能力的领导”

梁敏率直的纠正道:“他不姓梁,姓刘,我女儿随我的姓”

严世钦已经半天没有机会说话了,听了梁敏的话,这时总算找到了进入的机会,说不清是恭维还是挖苦的对梁敏说:

“刘主任就是水平高,不介意孩子随妈妈的姓,真是个反对男权主义的典范啊!”

“严胖子你少在那里话中有话,领导干部也是人,领导干部家庭自有他的烦恼”,梁敏转而又对阿局长说:

“这一点阿局长一定也深有体会吧?”

听了梁敏的话,阿局长和严世钦十分尴尬,而坐在旁边的梁非非脸颊涨红,低头不语,安靖因为自己做东,不好让场面气份过于剑拔弩张的,连忙打圆场道:

“今天这道鲍鱼做的味道实在不太地道,口味过于重了一些,倒是这道西湖莲子羹清淡中略带甜味,吃起来一定开胃,来,来,大家动筷子吃”,看着大家仍然木在哪里不动,他又冲着严世钦说:

“胖子你再尝尝这道猪头猪脑,软软的,一点也不油腻,吃了可以补脑子”

严世钦在安靖的劝说下,用汤勺去舀那猪头猪脑汤,刚要往口里送,突然停下来,疑惑的看着安靖说:

“安靖,你该不会是在骂我是猪脑子吧?”

大家听了严世钦的话后同时大笑,正在喝饮料的梁非非不小心将口中的液体全部喷出来,站起身很不满的白了严世钦一眼,急忙跑向卫生间,

安靖问梁敏:“非非毕业后准备到哪儿工作?”

“她爸爸想让她到省团委工作,可她不愿意,一心想着要去澳大利亚,现在出国手续很难办,这不,成天跟着我在健身房混日子”

“女承母业,做个女强人也不错!”

“算了吧,不给我惹祸就不错了”

正说话间梁非非从卫生间回来,听了梁敏的话,很不满的白了母亲一眼,仍然悄无声息的坐在安靖的旁边。这时阿局长说晚上要参加市里的一个关于机场建设的论证会,起身对严世钦说:

“刚才我打发司机先走了,小严,你开车送一下我”

严世钦刚要起身,梁敏突然说道:

“阿局长,在你走之前,我先给你讲个笑话,准保让你们今天一晚上都有好心情”

经过近一段时间的接触,安靖知道梁敏是个厉害角色,感觉到她可能是要报复刚才严胖子的出言不逊,阿局长停下来对梁敏说:

“洗耳恭听”

梁敏道:“一位老奶奶领着小孙子赶着毛驴车在路上缓缓而行,被后面来的一辆汽车飞快超越,小孙子问奶奶:汽车为什么比咱们的毛驴车快呀?奶奶说:你没见人家的牲口都在里面拉车吗?里面风小,车子当然拉的快了”

梁敏讲完故事,旁若无人的放声大笑起来,面若桃花的梁非非也开心的大笑起来,笑得身子几乎趴在桌子上,安靖强忍着没有笑出声,心想这大概是母女俩极少的一次默契配合了。

严世钦一边面红耳赤的跟着阿局长往外面走,一边嘟囔着:

“这女人太厉害,真是惹不得!”

当晚,安靖给达佳打电话通报了这里的情况,并告诉她自己准备使用办事处的一百万资金,达佳简单的问了一下资金用途,便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安靖让会计将一百万资金打入严世钦的帐号,托他把资金尽快转给阿局长,并约严世钦第二天晚上到“大丰收”去吃农家菜。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来到大丰收饭庄,刚一落座,严世钦便急不可耐的说:“钱我已经给阿局长了,你要抓紧让他给你办事,一旦他调到省财政厅,马上会不再理睬你,除非你再有更大的投入。像他这样的人深悟权钱交易之道,在他们眼里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关系,在这一点上,这些政客甚至比我们这些商人更势利,你可千万抓紧”

经他这么一说,安靖蓦地明白前天阿局长有意不带司机去赴宴,其实是想借严世钦用车送他的机会,向严胖子当面交待一些事情,如此看来这位阿局长表面看着开朗豪爽,其实是一个做事十分谨慎诡秘的人。想到这一层,安靖决心不把下一步想通过阿局长争取部分贷款的事告诉严世钦,直觉告诉他,尽管自己是通过严世钦与阿局长建立的关系,但阿局长肯定不希望严世钦知道更多的事情。

几杯酒下肚,严世钦话多起来,大概是对前一天梁敏对自己的奚落不满的缘故,将梁氏母女的背景和盘托出。梁敏本是高干子女,父亲曾经是本省的省委副书记,她大学毕业后公派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在那里和一个留学生确立了恋爱关系,毕业回国后在省里的一家科研单位担任副书记,男朋友则去了澳大利亚。而她现在的丈夫——省计委刘主任当时是梁敏父亲的秘书,在梁书记的极力撮合下,梁敏和刘秘书组织了家庭。其实两人结婚时梁敏已经有了身孕,女儿出生后,她执意要女儿姓梁,那位刘秘书迫于岳父的威仪只好屈从。后来借助岳父的关系,刘秘书在仕途上平步青云,逐步成为省城颇有实力的实权人物,但随着前梁书记的告老还乡,夫妻关系日趋紧张。梁敏因为厌倦在科研单位的行政工作,离开省城到边城开了这家健身房,长期两地生活使得他们夫妻关系日趋冷淡。据说目前那位刘主任和省电视台的漂亮女主持人有一腿,而女儿梁非非因为自己身世方面的关系,心中对继父的感情十分冷淡,和母亲的关系闹的也很僵,最近她一直活动着要移民澳大利亚,说是要去找自己的生父。梁敏害怕女儿做出偏激的事情来,一直没有透露女儿的亲生父亲是谁,也不帮她办理移民手续。

安靖离开“大丰收”回到家里,打开留言电话,达佳又在催问是否已经落实了重型机械项目订单了,她说托姆斯克方面在催付50%的首期付款,不然他们将无法继续制造这些机械。听了达佳的电话后安靖感到十分心焦,虽然已经进入深夜,安靖却完全没有睡意,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机,电视台正在播出一挡有关女性创业话题的谈话节目,女嘉宾正在向主持人叙述自己父母早年离异给自己幼小的心灵带来的伤害。安靖不禁想起严世钦晚饭时说的梁氏母女的一些事情,他从心理面为梁非非的身世表示同情,同时不由得担心自己与达佳的一时激情释放会不会留下恶果,不知不觉在同情和担忧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11点多钟,安靖正在卫生间里洗漱,梁敏来电话,说是晚上要为常来健身房的俄罗斯会员组织个晚会,考虑到安靖懂得俄语,又熟悉俄罗斯的风俗,想请安靖去帮帮忙,安靖本来也没有其他事情做,就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8点钟,安靖如约来到位于俄罗斯风情街的瓦西里西餐厅,刚走进门厅,只见梁非非身穿桔红色连衣裙,脚蹬粉红色长统靴,从对面迎过来,

“安老板请”

梁非非显然对安靖颇有好感,略带调皮的伸手、弯腰做了个请进的动作,安靖会心的面对梁菲菲点头微笑,很绅士的样子伸出胳膊,挽着她走进餐厅。

餐厅里人并不十分多,左边的长桌上摆满了伏特加酒和甜点、饮料等,看起来是一个典型的俄式冷餐会,餐厅的右边一片空地上用红色的地毯铺出一块场地,估计是一会儿安排客人跳舞的地方。梁敏在翻译的帮助下,正在和几个俄罗斯会员聊天。梁非非把安靖领到梁敏身边,微微的笑了一下,便返回门口迎接客人去了。

梁敏看到安靖走过来,夸张的与他做了个美式拥抱,

“哇!我的安大翻译来了!”

她让翻译陪梁非非到门口迎接客人,自己则端着酒杯,拉着安靖在客人之间穿行。其实冷餐会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后乐队奏起了欢快的俄罗斯舞曲。梁敏拉着安靖第一个滑进舞池,她有意摆出一副昂头挺胸的样子,试图表现出十足的交际花的风范,安靖对她这种不伦不类的美国式的交际手段有点哭笑不得,但也只能随她折腾了。

安靖的舞跳的不是很好,好在梁敏本身目的也不是跳舞,并不在意安靖拙劣的舞姿。可能是刚才在会员之间周旋时有点饮酒过多的缘故,梁敏脚步踉跄,说话时两眼醉眼朦胧,

“我的晚会安排的还好吗?”

“中、美、俄大融合,梁女士,你应该到联合国去谋个职位”

“精彩的还在后面”

梁敏诡秘的说道:“一会儿会有20个中、俄女孩来陪舞,”

“有创意,这事儿也就是你梁大老板能想的出来”

“我今晚把这家餐厅包了,你看,清一色的男士,这舞怎么跳啊!”

梁敏的醉意昭然若是,安靖也拿她没有办法。世上最可笑的人应该是醉鬼,喝醉的女人更叫人无可奈何。

“要不怎么夸你想的周到呢?”

“到时候我和非非要回避一下,你留下吗?”

“不,我们一起去另一家西餐厅,我为你们请20个小伙子”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梁敏嗔怪道。

梁非非正在和一个高个子的俄罗斯男子跳着快节奏的俄罗斯舞蹈,她舞步跟得不错,只是表情过于呆滞。

餐厅经理孙谦走过来问梁敏一些事情,梁敏把他介绍给安靖,此人看上去30左右年纪,高高的个子,身穿笔挺的藏蓝色西装,面容清瘦,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说话文绉绉的,安靖以为一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两人随便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是个转业军官,安靖问:

“兄弟,在部队里是干文职的吧?”

“特种兵,怎么?我看起来更像个奶油小生是吗?”

真是人不可貌相,两人初次见面,人家没有隐瞒身份的理由,安靖看人很少有走眼的时候,这一次简直是把猛张飞当成了美西施,连忙抱歉带玩笑的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更像个书生而已”

“安老板讲话好尖刻!兴许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特种兵,冒昧的问一句,您是边城人吗?”

“土生土长的边城人,不像吗?”

“决无此意,只是觉得和您很面熟。算了,我还要忙别的事情,我们后会有期吧”

两人握手时,安靖的手被攥的生疼,临离开时孙谦看似轻描淡写的拍了一下安靖的肩膀,力量却很大,几乎弄了安靖一个趔趄,算是让安靖确信了他的特种兵身份。

下一个舞曲开始时,安靖请梁非非做舞伴,步入舞池之后,面对离自己很近的梁非非,他感到呼吸有些紧张,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这么近的接触。安靖能闻到她身上发出的甜甜的气味,想必是她为参加这个晚会特意喷撒了香水,但她不知道大多数俄罗斯人并不喜欢香甜型的香水,而是对清凉型的香水情有独钟。舞曲节奏很慢,安靖搭在梁非非腰部的手并没有用力,她却主动的渐渐向安靖的身体靠近,安靖已经明显的感到她的胸部和腹部、膝盖时常和自己的身体轻轻的摩擦,下巴上也明显的感觉到来自她潮热的呼吸,这一切使得安靖的神经极度紧张,手和脚的肌肉都有点僵硬。

“这首歌名叫雪绒花吧?”

梁非非首先打破紧张的气氛,在她说话时,安靖感到一股股热流轻拂在自己的下巴和脖子上,软软的,暖暖的,让安靖心里感到痒痒的,

“是的,这是一首在世界范围内很有影响力的歌曲。呵,不知道是什么人创作的,我好像在电影《音乐之声》中听奥地利人唱过这首歌,歌曲中表达的那种意境像你们这个岁数的年轻人大概不会很了解”

“嗯,但多少能感受到那个年代,那个历史背景下的那种情绪”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代沟吧”

“也不完全是这样,其实有时候两代人是可以沟通的,比如你,我们虽然年龄差距很大,但我能感到我们会很谈的来”

“多谢恭维,我是40岁的人拥有20岁的心理年龄”

“臭美!其实我很喜欢欧美音乐,总觉得其中有更多自然的东西在里面,让人听了心情要舒畅的多,当然,俄罗斯歌曲也很有感染力,你说呢?”

安靖是个十足的音乐盲,虽然对一些俄罗斯老歌的旋律很熟悉,却很难用语言表达清楚对音乐的感受,一时不知怎样同她继续交流下去。

恰巧此时舞曲结束,安靖正要停下来回到座位上去,梁非非拉了他一把,面带祈求的说:

“我们一直跳下去,我讨厌和其他人跳舞”

安靖这时才注意到她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眼帘上涂了青灰色的眼颕,如果不是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冷眼一看,外人还真以为她是个俄罗斯女孩。安靖觉得她这身打扮有点俗气,而且也不太适合她这种类型的女孩,便说:

“干吗要打扮成这个样子”

“这是妈妈的主意,很丑吗?”

安靖默然,他进一步感觉到这对母女的矛盾和做女儿的无奈,恰巧耳边响起的是自己比较熟悉的乐曲:

“三套车,一首俄罗斯歌曲,很动听”

“我不是很懂俄罗斯音乐,只是感觉表达的感情很纯真,似乎还有种淡淡的忧伤”

“二战前后流行的歌曲,多少都带着一些战争的烙印,也有着淡淡的忧伤”

其实安靖实在拿不准这首歌创作在什么年代,只是凭自己的感觉随意说说而已,现在安靖感觉这首歌似乎是一首民歌,越听越像新疆民歌《大阪城的姑娘》。

这时20个青年美女走进舞厅,没有人刻意的安排,会员们和美女们自动成双配对的组合在一起,男男女女们很快在昏暗的灯光下彼此亲热起来。一个落单的瘦高个儿男子错把梁非非当成是20个美女中的一个,走过来粗鲁的搂住她的肩膀,翘着八字胡就要和她亲热,安靖急忙推开瘦高个儿,对他说:

“对不起,你搞错了”

危机之中安靖讲的是中国话,瘦高个儿以为有人要和自己抢舞伴,他一把抓住安靖的衣领高喊:

“我的,她是我的!”

安靖怒视着瘦高个儿说:“你的?给你!”

情急之中的安靖重重的一拳将瘦高个子击倒,梁敏一看事情要闹大,急忙拉着愤怒的安靖和惊恐的梁非非跑出餐厅,留下翻译和餐厅经理孙谦向那个倒霉的家伙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