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无界15  

2010-12-27 14:5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五章

如何让我预见你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安靖带着严萧驾车离开城区,沿着自然道翻过道道山梁,径直驶向道尔吉家的蒙古包。

接近道尔吉家的蒙古包时,遇到四五个蒙古族男子围坐在草地上喝酒,没有任何下酒菜,一瓶白酒大家轮流对着瓶嘴喝。时不时有人唱着苍凉的蒙古族歌曲,唱到高兴时,同伴们站起来和着歌声踉踉跄跄的跳起了蒙古舞蹈,这大概是最好的下酒菜了。

几只蒙古马分散在草地四周悠闲的吃草。

严萧出于好奇让安靖停下车,观看这自然奔放的歌舞。

热情好客的蒙古族朋友看到有人走近,其中两个人走过来拉着安靖他们一起跳舞,严萧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随着他们七扭八歪的跳了起来,安靖站在旁边,一边看一边嘲笑严萧跳得不伦不类,不经意间看到那个坐在草地上摇头晃脑自唱自饮的老者竟然是道尔吉干爸,急忙拉着严萧,背起醉眼腥松的老人,开车来到他们的蒙古包。

萨仁干妈看到安靖背着道尔吉走进蒙古包,高兴的脸上简直就要笑开了花,急忙拉着安靖坐下,看到随后走进屋的严萧,以为是安靖的妻子,冲着严萧说:

“多俊的姑娘啊,怎么没带孩子来呀?”,

严萧知道老人错把自己当成了安靖的媳妇,无奈的看了看安靖,希望他能尽快说明真相,安靖却避开严萧求助的目光,把道尔吉放在地毯上说:

“干妈,看你想孙子都快想疯了,你孙子去爪洼国取经还没回来呢?下次一定带他来”

说完冲严萧挤一下眼睛:“是吧?”,

严萧见安靖这是有意揣着明白装糊涂,正要冲他发作,萨仁干妈已经不满的说道:“你看你们,就知道两口子出来疯,也忍心把孩子一个人扔在家里没人照料。孩子几岁了,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呀?”,

睡在地毯上的老道尔吉已经是鼾声如雷,萨仁干妈踢了他一脚嗔怪道:“这老不死的,一天天就知道灌马尿,这回你干儿子来了,让你喝个够”

说完便去隔壁的炊事包烧奶茶。

严萧看着老人走出去,用手重重的在安靖的肩头捶了一下说:“你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成心占人家的便宜?”,

安靖狡猾的笑着说:“善意的谎言,哪个做母亲的也不愿意看到年近40的儿子还是个王老五啊!”,

“那你也不能乱点鸳鸯谱啊,这下可好,你让我怎么向老人解释?”

“将错就错吧,嘿嘿!你别不知好歹啊,凭空捡了个丈夫又有了一对善良干亲,这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呀?”

“谁稀罕!”

“得!咱去看看干妈的奶茶烧好了没有,我可是十多年没尝到她的高超手艺了”

他拉着严萧来到炊事包,见萨仁干妈正用牛粪火热奶茶,便向严萧解释道:“烧奶茶看起来很简单,但其中的学问可大了,尽管烧茶的方法大同小异,但不同的人烧出来的奶茶味道绝对不同,尤其是用牛粪火烧出来的奶茶最地道,喝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他看到严萧听得十分入神样子,觉得十分有趣,故做一本正经的说:“要是在奶茶出锅前再往锅里撒一些牛粪沫子,味道就更是齐香无比了”

严萧被安靖一席话说的如云里雾里一般难辨真伪,正在犯愁过一会自己是否喝得下这有可能撒了牛粪沫子的奶茶时,萨仁干妈笑骂道:“坏小子,别尽拿你媳妇寻开心,闺女,别听他瞎掰,我们牧民虽然生活上不十分讲究,也没他说的那么脏。不过牛是食草动物,它们的粪便确实不脏。这坏小子从小就有爱捉弄人的坏毛病,早些年他的同学听说他有个牧民干妈,经常嘲弄他是吃生肉长大的,这混小子也不和人家解释,愣是从家里带了一小块生牛肉,当着人家的面吃给人家看,哎呦,他也真吃的下”

严萧听了萨仁干妈讲起安靖小时候的事情,觉得这家伙当年要算得上是个有些血性又有点怪癖的嘎小子,正好借此机会报刚才的一箭之仇,便不无挖苦的冲安靖说:“嘿,真了不起,干妈你给他盛碗奶茶,再往里撒点牛粪沫,让他尝尝到底是不是奇香无比?”,

安靖急忙道:“别!别!我告饶,我告饶还不行吗?”。

吃完中午饭,严萧拉着安靖走出蒙古包,要到畜栏里去看成群的牛羊,安靖一边被拉着往外走一边说:

“大中午的牛羊都到草甸子上吃草去了”

“那就去看一看牛圈”

两个人来到牛圈旁,看见围成一圈的木板栅栏上贴着一盘盘的牛粪,严萧不知是做什么用的,问安靖:

“这是什么意思?”

“这样牛粪才会干得快”

“喔,那它们是怎么被弄到栅栏上面的”

“很简单,把栅栏放倒,训练有素的牛自己走到上面大便,其实和人上厕所一样简单”

她注意到安靖在说这些话时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意识到又差点上了这小子的当,故意问:

“真的?”

“那还有假,牛是通人性的,再说咱是老牧民了,这点事情还能弄不明白吗?”

严萧用手指着不远处堆放整齐的牛粪垛说:

“是不是这些牛每天还会把栅栏上的干牛粪揭下来,堆在那边的牛粪垛上?”

“对啊!你真聪明,连这一层都想到了”

安靖刚想继续取笑严萧,忽然意识到自己反倒上了她的当,笑着说:“你这是在骂我干妈是牛啊!”

严萧开心的笑着说:“作茧自缚,看你还敢欺骗我?”

“说到牛我这儿倒有个笑话,一只老母鸡对老牛抱怨说:你说这人类真够吝啬的,他们成天让我下蛋,却从来没给过我报酬,老牛说:你这算什么呀,那么多人吃我的奶,却没有一个人管我叫‘妈’!你说我有多委屈!”

正午的天空阳光灿烂,天高云淡,远处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时而传来牧人吆喝牲口的声音。

安靖四仰八叉的躺在柔软的草地上,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草地上淡淡的清香,他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倾心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他陶醉了,甚至想就这样一直闭上眼睛,静静的趟在草地上一直到天黑。

严萧坐在他的旁边,顺手折下一朵野花,贪婪的用鼻子闻着说:

“安靖,这大草原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前几年我的一个在深圳工作的同学,领着他们公司的同事来草原上旅游,有一个同行的小姑娘竟然就像你这样躺在草地上,兴奋的连喊带叫,激动的泪流满面,事后我们问她当时想到了什么:她说不知道,只是不由自主的激动,不由自主的要呼喊、流泪”

“那是大草原唤起了她久违了的记忆。其实每个人刚刚来到这个世上时,都是很纯真的,心胸是宽阔的,只是在成长过程中尘世中的一些经历让人们变得自私、狭隘、贪婪,这也是很多人在厌倦人世间的险恶时候,希望能够到与世隔绝的地方去躲避尘世的烦恼的原因”

“你说的只是人性的一面,据说古代著名的美女西施后来和范蠡过上了隐居的生活,大概就是你说的这种情况。其实在这里牧羊、饮酒、高歌的生活也挺让人向往的”

“嗯,这种悠闲自在的日子是不错,真要是那样,说不定今后还会有李靖,或者王靖之类的少年认我们做干爸干妈呢?”

“又来了,没正性”

“开个玩笑,其实真正征服外地游客的不仅是这片纯净的土地,更重要的事这些朴实的草地民族,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奶茶的醇香,他们的心头跳跃着悠扬的蒙古长调,他们那分纯朴、善良、自然奔放的性格魅力才是真正令人折服的”

安靖从散发着清香的草地上坐起身来,用身边的绿草和野花编了一个花环,戴在严萧的头上:

“鲜花献美人”

严萧则从身边折了一片野韭菜叶子,塞到安靖的手里,揶揄者说:

“宝剑赠英雄”

安靖把玩着那片野韭菜叶子,自嘲道:

“你太过分了,竞敢在成吉思汗的注视下嘲讽蒙古勇士”

他顺手将那“宝剑”塞进嘴里,夸张的大嚼大咽起来,

“不过英雄美人的比喻倒是有点珠联璧合的味道,想当年大英雄项羽和虞美人面对滔滔的乌江水演绎了一段千古绝唱,现如今安英雄和严美人置身在茫茫的草原上,说不定会留下一个经典的爱情故事,让后世的作家、导演们忙得团团转呢?”

“安英雄?感觉不错啊!如果现在出现一群狼,说不定马上面前就会诞生一位安狗熊,撇下身边的严美人独自仓皇逃窜呢?”

“真要是这样也不错,我就可以看到一场关于美女和野兽的好戏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时候安靖随手在身旁折了一些白色芍药花遍了一个花环,递到严萧手里说:“不闹了,我带你去骑马”

“骑马!太好了!可我不会骑啊!”

“我带你”

他们骑着马来到附近一坐山顶,严萧望着远处无数碧绿色的圆圈问安靖:

“那些是蘑菇圈吧?”

“对,据说每一个蒙古包迁走若干年之后,在扎包的位置上都会长出一个蘑菇圈,我干爸常对我讲:成群的牛羊使马背上的民族得以健康延续,而遍地的蘑菇圈则记录着蒙古族顽强的生命活力”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咱们蒙古人都是好骑手,安靖,我们冲下去!”

她从安靖手里夺过马鞭,用力的在马身上连抽两鞭,口中无拘无束的大叫着,信马由缰向山下狂奔,那样子有点像金墉笔下的侠客正在长啸飞奔。

 

夜幕降临时安靖他们回到蒙古包,道尔吉已经从醉梦中醒来,手扒肉已经煮好,四个人围坐在餐桌旁品尝真正地道的手把羊肉。

不等主人提酒,安靖首先迫不及待的举起酒杯说:“热腾腾的奶茶就美酒,手把羊肉待亲人,好久没有体验这种生活了,先让我祝二老健康吧”

说这番话的同时,安靖蜻蜓点水般用右手中指沾了沾杯中美酒,依次敬过天、地、和二位老人,很爽快的干下了杯中酒。严萧不明白其中礼节,但知道安靖具有长期与蒙族人生活的经验,明白他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也学着安靖的样子敬过酒,抿了小小的一口酒,算是尽到了礼节。

道尔吉干爸确实堪称嗜酒如命的老酒徒,只一会儿功夫便开始显出醉态,站起身来大唱起草原上的歌曲,一会儿是“客人来到蒙古包”,一会儿是“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因为他一直在用蒙语演唱,严萧听不懂歌词内容,但这些歌曲早已在全国各地家喻户晓,曲调还是十分熟悉的,尤其是道尔吉老人那悠扬浑厚的嗓音,极富吸引力,加上置身在这草原上,让严萧感觉听道尔吉的原汁原味的歌,比自己在电视上、录音机上听的任何歌手的演唱都更具感染力。

看着道尔吉如痴如醉的沉浸在歌的境界中,萨仁干妈并不埋怨他的醉态,而是和安靖他们一起沉浸在这粗犷苍凉的歌声境界中,时而和着道尔吉的旋律一起吟唱,唱到兴起时,她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拉着安靖和严萧一起跳起了蒙古族舞蹈。

夜半时分,道尔吉老人伴着他的歌声又一次醉倒在地上,萨仁阿妈望着熟睡的老伴对严萧说:“他年轻时是这一带有名的歌手,经常一路酒一路歌的,从白天唱到黑夜”

“那当时一定有很多小女孩被他迷倒吧”

“嗨,他没有一只羊,一头牛,哪家的女子会嫁给他呀?也就是我,守着他过了半辈子的穷日子”

“你不后悔吗?”

“没办法,就是现在只要他一开口唱歌,我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有时候我就想,要是当初嫁了别人或许早就牛羊成群了,可那又能怎么样,牛羊又不会唱歌啊!”

安靖在一旁插话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道尔吉干爸一路酒来一路歌,干妈,我干爸算得上是蒙古族现存少有的民间艺人了,说不定哪天他会被请到中央电视台去唱歌呢?你老人家到时候说不定也能在中央电视台上为他伴舞呢?”

严萧也说:“我们策划一下,说不定这事儿真有点谱”

“老了,也不奢望什么?只要他能快活,我就知足了”

“客人来到蒙古包。。。。。。”道尔吉老人在睡梦中仍在唱着迎宾歌。

萨仁阿妈坐在道尔吉身边,用手轻轻的梳理着他蓬乱的头发说:“在一起过大半辈子了,还真有点离不开他”

说着眼中涌出了泪水,她大概是看道尔吉干爸整日这样长醉不醒,担心他有一天会永远的睡过去。

严萧被萨仁阿妈的样子感动了,她走过去拿出手帕帮助萨仁老阿妈擦去脸上的泪花,真情的说:

“干妈!真羡慕你们,我喜欢草原,更喜欢你们”

“我们老了,有什么羡慕的,看到你们年轻人合合美美的,那才叫真高兴”。

外面月圆风清,安靖和严萧披着娴静的月光在草地上悠闲的散着步,两人似乎都还没有从刚才的歌舞意境中走出来,谁也不想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漫无目的的走着。离开城市的喧嚣,漫步在这空旷静寂的原野,他们都在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赋予的心旷神怡的感觉。

月光如水,草地如绢,两人走回蒙古包时,严萧意犹未尽的拉住正欲走进蒙古包的安靖:

“我们再走走好吗?”,

安靖望着她说:“我也不想现在就休息,但确实走累了,”

“我不累,如果有可能我愿意走一夜”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走一生,海枯石烂,直到冰山化作海水,沙漠变成草原”

“真话?”

“当然是真话,谁撒谎让他喂狼吃!”

严萧很认真的看着安靖说:“我怎么感觉不管多么严肃的事情,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有一种玩笑的感觉,让人觉得不踏实”

“干吗搞的那么沉重,只要彼此在意,又何必一定要海誓山盟呢?”

“那倒也是,我只是觉得一些严肃的话题需要通过一种很认真的方式表达出来,不然我觉得心里特别扭”

安靖顺手把他揽在怀里,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说:“青青,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可能在我身上理性的东西多了一些”

“还有一些匪气和一肚子坏水!”

一阵长吻之后,安靖担心两人在蒙古包前的过分亲热会影响包内两位老人的休息,他说:“远处有一条河,号称天下第一曲水,我们去那里洗个澡吧”

“嗯!安全吗?”

“河边有一只色狼,他的名字叫安靖”

“原来你是有不良企图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垂涎三尺非一日之馋,你可要小心”

“去!”

两人钻进汽车,在安靖发动汽车时,严萧望着笼罩在夜幕中的草原茫然的说:

“哪儿是去河边的路啊”

“鲁迅说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了路,我说草原上到处是路,你走向哪里,哪里就是路”

话音未落汽车开足马力向前疾驰,严萧兴奋的手舞足蹈:“在草原上兜风,棒极了,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快!加速!再加速!”

“乌拉!万岁!”

“飞啊!啊哈哈!快飞呀!”

不知不觉间汽车已经驶过三四个山头,两人的喊叫声在山谷间回荡,这让两人更兴奋,车速开得更快。

突然安靖看到前面有一个土包,急忙调整方向时已经来不及了,汽车翻倒在草地上,安靖和严萧被甩出到几十米外的草地上。

疼痛难忍的安靖急忙爬到严萧身边,用力的推严萧:“青青!青青!你怎么样?”,

严萧紧闭双眼,仰面趟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安靖急了,跪在严萧身旁痛苦的揪着子的头发大喊:

“青青,是我害了你!青青,我爱你呀!青青,我”

没等安靖把后边的话说出来,严萧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扑在安靖身上,疯狂的吻了起来。

每个人都具有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尤其是女人,在他们身上总是罩着一层无形的保护膜,就算她的眼里充满了期待,也并不意味着它会允许你无所顾忌的走进她的世界,除非她主动的解除戒备。因此,世界上几乎没有能够打开女人心灵之门的钥匙,几乎所有精彩的洞开都是出自女人出色的策划。

是花儿总会有她怒放的时候,但必须由她自己来打开才会更加美丽。

美丽的夜色星明月朗,有一对恋人,热切的呼吸草地的清香,草原上的风啊!请放慢你的脚步,收起你流浪的心情,为静夜披上喜庆的婚纱。

安靖和严萧相拥在翻倒的汽车旁,他从身边拉过一件衣服披在严萧的身上,关切的说:

“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

“好大的被,好大的床啊!你听,好静啊!要是能有几声鸟叫就好了”

到底是女人,心中充满了浪漫,又充满着更加美好的憧憬,安靖也来了兴致,学起了鸟叫“咻咻,咻咻,咻咻咻”

“哈哈,好苯好傻的鸟啊!嗨!快穿上衣服,前面好像有灯光,有人来了吧?”

“什么灯光?你就是这温馨的草原之夜赐予我的一道明媚月光”

安靖漫不经心的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前面有几束绿色的光正在向这里移动,

“不好,是狼!”安靖惊叫一声,拉着严萧退向车旁,越来越近的狼张着大嘴,伸着舌头慢慢向他们靠近。

“妈呀!这,这可咋办哪?”

“别怕,靠在车上别动,”

安靖听道尔吉干爸说过,狼最怕火光,他匆忙打开车门,将轿车后排的座位拆下来,迅速用火点燃。面对火光狼群果然停止了进攻步伐,坐在地上仰起头不断的嚎叫,显然它们不想放弃这即将到手的猎物。

严萧浑身瑟瑟发抖,胆怯的蜷缩在安靖的怀里。看着怀里这可怜的女人,经历过无数惊险场面的安靖显得异常的镇静,他知道只要火光不灭,狼群就不会冒险靠近,看来暂时他们是安全的,现在害怕也没用,只有不断的从车上拆下能焚烧的东西坚持到天亮,他安慰严萧说:

“别怕,它们不会上来,”

“太可怕了,我们怎么办哪?”

“耐心的等到天亮”

“我们会死的!”

“哈哈!就是死了也是风流鬼”

“你有没有人性啊,到这时候还开玩笑”

“好像都是公狼,按照同性相斥原则,他们首先会吃我,说不定会把你请回去做压寨夫人呢?”

“滚一边去!”

“看那眼睛又绿又亮,多像钻石啊,足有30克拉一只,我给他们取个名字叫草原之星,你相中了哪一颗,我去取来给你做订婚戒指”

“不知死的东西,我全要,你去取来吧”

“快穿上衣服吧,你看那只老狼,两眼色咪咪的看着你,说不定它会冒死来和我决斗呢?”

“恨不得让它马上吃了你,看你还贫不?”

人狼对峙足有两个小时,看着天光渐渐放亮,群狼嚎叫着无奈的离去。虚脱了的严萧一下子瘫软在草地上,安靖也长出一口气,庆幸又一次有惊无险的度过了惊魂一刻,只是苦了严萧,一个弱女子能够在狼群面前坚持这么长时间,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现代许多人来说,情人和夫妻的区别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体现在对契约式婚姻关系的追求上,而更多的体现在精神和肉体的交流上,从情人向夫妻的过渡从法律意义上讲,需要一张证实婚姻关系的纸片,而从情感上讲,却只需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以一个特定的方式去撮破隔在两人之间的那层薄纸,这层纸一旦被撮破,之前所有的情感铺垫都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因为结伴而行总会比孑然一身拥有更多的快乐。遗憾的是很多人的理解和体验恰恰与之相反。

在这浪漫的草原之夜,安靖和严萧用真情写下了牵手之约,而不约而至的狼群,使他们的心在危机时刻走得更近,更近。。。。。

吃过中午饭,道尔吉干爸用一辆套着两头牛的勒勒车,拉着安靖的汽车在草地上缓缓而行,他们要尽快的在国道上找到一家汽车修理铺,抓紧把汽车修上,如果使用道尔吉的勒勒车回城,恐怕三天三夜也到不了目的地。

前面勒勒车上的道尔吉依然唱着他那散发着酒香的牧歌,安靖和严萧相依相拥在破烂不堪的汽车里,尽情的饱揽眼前这草原风景大餐。他拥抱着心爱的人,半闭着眼睛,嘴里惬意的反复哼唱着自己即兴编出来的小曲: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蓝天下,草地上,道尔吉老头没完没了的唱;

月儿圆,草儿香,野合的人儿招来了一群狼

。。。。。。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