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无界19  

2010-12-29 11:0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九章

    路遥知马力,患难见真情。

武鸿飞在伊尔库茨克创建的电脑城在当地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正是因为知名度高,使他成为当地黑恶势力劫持的目标。两天前,在他和公司一名助理从电脑城赶回市区的路上,四名歹徒驾驶一辆本田轿车突然向他们发起了攻击,经过十几分钟的枪战,司机和公司助理当场毙命,现场没有发现武鸿飞的尸体,很可能是被被歹徒劫持了。

当天晚些时候歹徒打电话要求电脑城出200美元赎人,否则3天内撕票杀人。

这起恶性绑架中国商人事件,引起俄罗斯警方和中国领事馆的高度重视。警方初步判定这伙绑匪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和国际恐怖组织也没有任何关联,这是一起纯粹的勒索钱财案件。警方正在设法寻找线索,但暂时还没有理出头绪,目前只能等待绑匪继续发出勒索信息,希望从他们进一步要求的缴纳赎金方式、地点中找到新的突破口。

按说普利西亚在伊尔库茨克黑白两道有一定的活动能力,但他到莫斯科去参加一个关于开发新西伯利亚的专题论坛会议去了,一时指不上他,蔡计鹏、达佳和安靖只好焦虑的等待新的线索。

“还有一天的时间,怎么一点线索都没有”

达佳怀里抱着不满周岁的女儿安娜,焦虑不安的说,蔡计鹏在房间里烦躁的来回走动着:

“这帮混蛋怎么还不告诉我们交赎金的地点,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人命关天啊!”

蔡计鹏和武鸿飞认识最早,感情也更深一些,他无法忍受这种沉闷的等待,希望事情尽快有个了解,希望武鸿飞尽快逃出魔掌:

“安靖,你说罪犯为什么不着急要钱”

“这大概是一种心理战,估计他们会在最后期限到来前的最后一刻,才会告诉我们具体的交付赎金的时间和地点”

“怎么会?”

“别忘了,我曾经在赤塔的黑社会混过两天,以他们现在的情况,他们是即想尽快拿到钱,又怕不小心被抓获,我们耐心等着吧,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话音未落,中国驻伊尔库茨克领事馆的刘武官领着一位俄罗斯警官走进来,刘武官介绍安靖等和这位叫亚科夫的警官认识,然后把手里的端着的梳妆盒大小的木盒子放在桌子上说:

“这是电脑公司的员工在公司门口发现的,你们看一看吧”

安靖上前准备打开木盒看个究竟,达佳拉住他急促的说:

“里面会不会是炸弹”

“不会的,在没有拿到赎金之前,歹徒是不会轻易杀人的,他们现在最有利的武器就是恐吓”

亚科夫操着流利的中国话说,他几年前在中国南方某警察部队学习过,是半个中国通,随着华人对伊尔库茨克经济影响的逐年加大,像他这样能够与中国人交流的警察,越来越受欢迎。

亚科夫帮助安靖打开盒子,撩开盒子里的一块红绸子,在大家看到里面东西的那一刻,达佳怀里的安娜吓的大哭起来,

盒子里面是一只血淋淋的断指。

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十指连心,这颗断指的出现,意味着武鸿飞的心脏随时都有停止跳动的可能。

断指下面是一张被鲜血染红的纸条,字迹尚可辨认清楚:

    今晚十点,东郊废弃化工厂,送钱来,否则撕票。

    “是中国人”

安靖立刻果断地做出了第一反映,

“是的”,亚科夫平静的说:

“是中国人干的,他们有意用中文,本来是要回避我们警方的侦察,恰恰却露出了蛛丝马迹”

“他们是什么人?”

“我们初步了解到这是一个从赤塔州流窜来的抢劫团伙,近两年在伊尔库茨克做了一些小案子,警方早已经注意他们了,匪首叫波留夫”

“波留夫!”

这个罪恶的名字足以让安靖的每一根神经变成复仇的利剑,那段黑暗的日子,失踪了的乌丽娅,断指的武鸿飞,这个罪恶的名字使得安靖的心脏痛的几乎血光四射,一股强烈的仇恨的洪流奔涌而来,安靖猛然感到周身一阵昏眩。

亚科夫说:“绑匪的目的并不是要人质的命,人质只是绑匪获得钱财的工具,所以我们第一要确保人质的安全,第二才是尽量不让歹徒得逞”

“第三是要除掉这个恶魔”

看着咬牙切齿的安靖,亚科夫继续说:

“我们需要你们帮忙,去给他们送钱,并争取当场抓获这伙匪徒”

安靖一把拉住跃跃欲试的蔡计鹏,坚决的说:

“我去,我认识波留夫”

蔡计鹏还想争取,亚科夫注视着安靖说:

“你去最合适,这样可以确保我们捉住匪首”

达佳紧张的问:“要有保护措施才行,别弄得人质救不成,安靖也被他们害了”

“我们进行了周密的计划,现在我就讲给你们听,尤其是安老板,更要注意每个细节,才能配合我们解救人质”

警方计划安排安靖一人带赎金去和绑匪谈判。当警方包围化工厂时,估计波留夫一伙会要求准备出逃的汽车,同时会劫持安靖作为人质。真正的解救行动是在波留夫一伙挟持人质登上汽车之前的一瞬间,在他们接近汽车时,埋伏在车里的两个消防队员用灭火器突然发起攻击,人质和歹徒都会被灭火器中喷出的面粉击倒,然后特种部队迅速冲上去将歹徒抓获。

“使用灭火器营救人质的方法是从中国引进的,在中国南方某城市已经取得了成功,当然我们会对汽车后排进行技术处理,以免让歹徒发现车里埋伏着消防队员,但为避免发生意外,安老板必须在消防队员出现时迅速把武老板扑倒,因为你和人质走在前面,只有你们及时卧倒,才能确保特种兵准确有效的攻击到歹徒”

“没问题”

“在把钱交给匪徒之前,你一定要求先见到人质,如果见不到武老板,坚决不能给他们钱,否则你将面临生命危险”

“没问题”

“匪徒会在外面安排哨兵,我们尽量不去碰他们,但你要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让埋伏在外围的特种部队尽量接近伏击地点”

“我会的”

安靖并没有把握在这次营救活动中圆满的完成任务,但自己已经被推到了刀刃上,没有后退的余地,只有横下一条心准备在刀尖上跳舞了。

晚十点,安靖准时走进化工厂破旧的仓库,看到只有他一人出现,外边的两个哨兵并没有拦阻他,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厂房里,波留夫一伙四个人正在等他,波留夫很容易的认出了安靖:

“小子,怎么会是你?”

他走近安靖,用枪口重重的捅了一下安靖的头说:“找死来了吗?我要报五年前的一枪之仇”

安靖后退两步,晃了晃手里的密码箱,正色道:

“你是想要我的命,还是更想要这200万美金”

“那就先拿钱来吧”

“慢着,我要见到人质才会给钱”

“这---,老子现在就嘣了你,钱照样是我的”

“早想到这一层,你们已经让警察包围了”

“你不要命了?老子先枪嘣了你再说,大不了同归于尽”

“警方最初的想法是不惜牺牲人质的生命,也要除掉你们这群败类,是我说服了他们,只要你们留下人质,他们会放你们走”

“耍我?外面全是警察,老子怎么走”

“可以为你们提供一辆车,我和人质随你们一起走,在你确定安全了的时候再放了我们。我要救人,你要钱,我没必要再搭上我这条命的”

“小子,跟我玩阴的,我看看箱子里的钱”

安靖打开箱子,让他们看到箱子里崭新的美元,在关上箱子前从袖口中掉进箱子里一个微型炸弹,顺手把箱子关上。波留夫紧张的说:

“那是什么”

“炸弹”

“你要干什么?”

“一会儿我送你们出去,如果你们到了安全地带不讲信义怎么办?看到我手腕上的表了吗,是炸弹引爆器,只有在我觉得安全的时候,才会把引爆器交给你。现在让我看人质在那里”

“让你看也好,如果不给钱,你们两个都死定了,你救不了他,警察也救不了你们”

一阵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困在网绳兜里的武鸿飞被从房顶上慢慢的放下来,安靖解开捆绑他四肢的绳索,拽掉塞在他嘴里的臭袜子,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波留夫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敞开的厂房大门口,司机下车后迅速的走向远处。一个歹徒哨兵小心翼翼的走向面包车,确认里面没有埋伏警察,冲波留夫挥了挥手。

波留夫和另外三个歹徒用枪顶着安靖和武鸿飞的头部往外走,安靖手里拎着钱箱,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他注意到武鸿飞正用眼睛余光惊恐的和自己交流,他对下来将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心理恐惧是正常的。

安靖无暇照顾武鸿飞的情绪,在波留夫的枪口下紧张的继续缓缓前行,他知道自己和武鸿飞的命运兴许就决定于接下来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间,他要在消防队员出现的那一瞬间立刻把武鸿飞扑倒,只有这样,跟在后面的波留夫一伙才会在干粉灭火器的强力冲击下,被迅速击倒。。。。。。

 

武鸿飞躺在病床上,用手把玩着残缺的右手小拇指,望着一脸疲惫的安靖和蔡计鹏,苦笑着说:

“一个臭皮匠,差点弄死三个诸葛亮,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仍然记得那惊心动魄的时刻,在安靖将自己重重的扑到在地上的一瞬间,枪声、喊叫声、灭火器向外喷射干粉时发出的响声,在一片混乱声中,他因为连日的惊吓、忧虑、恐惧,很快的就昏迷过去了。醒来后,他想起是安靖冒着生命危险配合警方救了自己一命,他知道就是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安靖,也无法报答这个真心朋友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显出的真诚和勇气,他越发强烈的希望安靖能够留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创立一番更加辉煌的事业。

武鸿飞深情的望着安靖,深感遗憾的问安靖:

“经历过这次死里逃生,你我应该算得上生死之交了,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在生意上帮我?”

“鸿哥,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实在是不想把生意上的事和私人交情混杂在一起”

“生意场上有句行话,是说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有它的道理,但也不尽然,那些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在生意场上也应该是最为重义守信的”

“你的手下人才济济,你的事业需要的是那些博士生,研究生,而我确实不适合在你的公司做事”

安靖拿起一个茶壶,往杯子里倒了一点茶水,用手指着杯子中的水,继续解释道:

“我就像这杯水,就算把所有的水都倒出来,大概也只有这么一点点”

“那是你对人才的看法有问题,何谓人才?适合企业发展的可用之才,我的公司里有很多人来自于微软公司或IBM公司,但这些人只能算得上是计算机方面的专用人才,而你的长处是拥有在伊尔库茨克特殊的人际关系,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十分了解,又具有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这种特殊的才干实际上就是一种难得的生产力”

“开玩笑,鸟枪土铳怎能和飞机大炮相提并论?”

“你大概认为我拉你加入飞鸿集团是要报达你的救命之恩,我还不至于糊涂到把生意上的事情和私人感情混为一潭的程度,我确实需要你来帮我的忙,需要的便是最好的。对于公鸡来说,麦粒胜过钻石,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您过奖了,眼下一个黑眼睛新型材料项目,已经忙的我焦头烂额了,哪有时间和精力帮助您呢?”

“这就是你在经营思路上的狭隘性,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不应该是简单的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你可以到伊尔库茨克来给我打工,我是你的老板,我也可以到你的黑眼睛为你打工,你又是我的老板”

“你把我给弄糊涂了,到底谁在给谁打工?”

“很简单,谁有钱谁是老板。作为企业的所有权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去寻找谁会把企业经营的更好,谁会为我们赚更多的钱,就高薪雇佣谁,我们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做”

“有点像过去的地主,只要自己有地,就只管收租子就是了”

“也不全是,老板和经理人之间,不是简单的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这实际上是个社会分工的问题,也是个资源共享的问题,你有地,我会种地,我们两个合作才会达到双赢”

“明白了,是以己所长补人之所短,说白了就是要优势互补,而不是简单的谁领导谁”

“安靖,我总觉得你骨子里多少有些小农意识,总怕被别人领导,总怕别人占你的便宜”

“我从小家境贫寒,人又长的弱小,大概是让人欺负怕了”

刚才出去为武鸿飞补交住院押金的蔡计鹏走进来,打趣的上下打量一阵安靖说:

“一米八五的大个子,怎么能说自己长得弱小呢?”

“我发育比大多数同龄人晚,17岁之前身高只有一米五,不怕你笑话,直到上高二之前,我连女生都打不过”

“大器晚成啊!现在好了,今后不用担心受老婆的气了”

“那也未必,就算身材高大,如果性情懦弱,一样会受气!”

安靖此言一出,三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武鸿飞又问蔡计鹏:“你的石油输出管道项目有眉目了吗?”

“快有结果了,最近中俄高官接触频繁,俄罗斯又是处在经济复苏的关键时期,他们基本思路是以能源换取银元,而中国越来越成为能源消耗大国,看形势作石油项目前景会很好”

“微观形势是这样的,最近中俄高官频繁接触,恐怕还有战略上的深远考虑,你的项目前景应该不错。你是个典型的实干家,性格坚定,为人善良,做事又不张扬,以后会越来越成功的”

“我倒是想要像鸿哥那样,即能做大事,又能讲大道理,可惜我实在是太笨了,倒是安靖做事一向稳健,有气魄,人又正直,将来前途不可估量啊!”

安靖见大家不由自主的由先前的推心置腹,变得有点互相过于客气的吹捧了,忙开玩笑说:

“今天是什么日子,愚人节吗?两位老大哥就不要取笑我了,咱们也不要互相吹捧了”

武鸿飞边笑边说:“记得我的一位留学德国的经济博士朋友说过:作为管理者最大的不幸就是不会夸奖人,我们会夸奖人,应该算得上是够格的管理者了”

提起留德博士,不由的使安靖想起了那个滑稽可笑的郭世明来,

“我曾经认识一个留德博士,说是学国际贸易的,可我始终就没看到他在作贸易方面有什么才干,他倒是挺会用留德博士这块招牌骗得女人的信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骗了些钱财”

安靖看武鸿飞若有所思的样子,担心自己的话有贬低人家朋友的嫌疑,忙解释道:

“鸿哥,此博士非彼博士也,我只是觉得我这位朋友确实有辱读书人的名声”

“你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郭世明”

武鸿飞释然一笑说:

“我说呢?原来是他,这人我知道,一个冒牌货”

“怎么会?”

“还记得钱中书老先生的《围城》一书中的方鸿剑吗?郭世明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你看国内现在满街都是办证的广告,其实德国的骗子和中国的没什么两样,只可惜像郭世明这种人同时糟踏了东西方的文明,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让一个博士靠吃女人的软饭生存,也够难为他的,如果郭世明是个真的博士,他的处境倒有点像《水浒传》里的柴大官人,放着皇亲国戚不做,却要到梁山贼窝去作第十把交椅。安靖尽管对这位假留洋博士的做法感到悲哀,却没想到郭世明这种人会让武鸿飞如此义愤,足见此人对冒牌货深恶痛绝,便宽慰道: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总有他露馅的一天,随他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