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无界23  

2011-01-11 09:1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三章

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所有的命运都写在人生道路的路标上,就看你是否准确无误的找到属于自己的路标。

边城新来的市长来自于南方,用时下时髦的话说这位新市长是位“空降干部”,在此之前曾经担任某国有大型企业的总裁,因此他对边城的企业界和企业家们格外的偏爱。走马上任没几天,便组织了一次政府有关部门一把手与企业家之间的恳谈会,目的是通过相互之间的沟通,架设起政府与企业之间联系的桥梁,并探讨如何发挥政府扶持和服务职能,充分调动工商界积极性,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

会议之后安排了晚宴,当新来的市长向企业家们敬酒时,他特意和安靖握了握手,意味深长的说:

“安老板,我知道你,我市、乃至我省知名的企业家啊!最近政府准备送一批像你这样的年轻企业家去北京进修MBA课程 ,我们想让你去,有兴趣吗?”

“感谢您的关怀,以后还请市长多多关照”

“你这话正好说反了,准确的说我们这些政府官员需要企业家们的关照,你想,如果企业家们都离边城而去,我们边城的经济靠谁来拉动,边城人民的生活如何能提高,而我们这些人民公仆又如何面对生活贫困的老百姓?所以啊,是我要感谢你们!各位大老板,我代表边城政府和边城的200万老百姓谢谢你们了!”

市长先生向企业家们拱手致意。

多少年来,人们都说中国的企业家既要是企业家,又要是政治家和社会学家,政府有关部门脸难看、门难进、话难听的不良风气一直使得一些企业家不得不分心去想方设法挖门子找关系,寻求一个较为宽松的企业发展环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官商勾结和行贿受贿等社会风气的腐化。今天看了这位市长的表现,让许多企业家眼前一亮,坐在安靖身边的孙谦首先起立鼓掌,会场上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这种场面是与会所有的人前所未闻的,也许这一刻预示着在边城将爆发一场政治和经济革命。安靖想如果严世钦能够遇到如此开放的政府工作环境,也许他就不用心灰意懒的在牢狱之中研究佛学了,如果那位阿伦德尔金局长面对此情此景,他又会作何感想呢?

晚宴结束后,安靖又和几个平时走动比较频繁的企业家们到一家茶馆去品茶,大家热火朝天的对新市长的开明之举大家赞赏。自发的茶话会结束时已经接近午夜,大家分手时孙谦问安靖:

“很晚了,一个人行吗?”

“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为我走夜路担心,没问题,谢谢!”

孙谦预言又止,和安靖握了一下手,驾着自己的尼桑轿车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

安靖开着自己的皇冠轿车缓缓的驶向别墅,在快要到家的一个路口,安靖突然发现前面地上躺着一个人,他急忙刹车转舵,好在车子开的不是很快,车子只是撞在路边的防护栏上,并没有翻下路基。他开门下车,看一看是否撞到了那个人,但刚要伸手拉起躺倒的人,那人突然动作麻利的一跃而起,一把冰凉的刀子已经顶在他的后脖颈上,

“球是克(俄语:猪),还认识老子吗?”

不用回头看,安靖已经明白后面的人是波留夫,该来的终于来了。但安靖没想到会是现在,昨晚出现的报纸和绸子已经引起了他的警惕,但今晚活跃的气氛让他的戒备之心有所放松。

必须面对,回避也是死路一条,只可惜没有机会为蔡计鹏报仇了,两天后严萧就会回来,难道她回来就是为自己送葬吗?

“小子,咱们两个算是斗了20年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吧?”

波留夫伸出左手从安靖的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

“哪个是你别墅的钥匙,老子需要一个窝,妈的,浪迹街头的日子真不好过!”

原来他不仅是想要安靖的命,还想要找一个栖身之处,安靖想自己一命呜呼不要紧,两天后当严萧回到别墅时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可想而知,而且就算自己不给他钥匙,他也会有办法进入别墅。看来摆在安靖面前的路只有一条:拼死一搏!

“钥匙在车里,我来给你拿”

安靖试图诱使波留夫把刀子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并企图在登上汽车的那一瞬间踢飞那把冰冷的刀。但波留夫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手,马上识破了安靖的意图,后颈上的刀子反而顶得更紧,安靖感到一股热流顺着自己的脖子流向后背。

“少来这套,你这套把戏老子用过多少遍了,老子现在就宰了你,自己到车里找钥—啊!”

安靖感觉到波留夫突然被重物击中,随即只听“嘎!”“嘎!”一阵骨骼断裂声音,等安靖回过头来时,四肢断裂的波留夫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黑暗中只听对面来人问:

“安大哥,伤着没有?”

“孙谦?你怎么会在这儿?”

“连续两天了,这个人一直在跟踪你,刚才分手时我预感到要出事,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你”

“为什么要帮我?”

“你父亲外号是叫‘孤狼’吗?”

“怎么?”

“多年以前他在东湖救过我父亲的命,当时我母亲正怀着我,这些事情都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她老人家一直叮咛我要报答你们一家的恩情”

真是善有善报,要不是亲身经历,安靖绝对无法想象父亲30年前的一次壮举,会为自己赢得今天死里逃生的机会,也终于明白上次孙谦为自己上的那道“感恩之心”的用意了。

“为什么到现在你才想到报恩?”

“头些年我父母看到你们母子生活艰辛,心里十分难过,但当时我们一家7口人也是艰难度日啊!后来我们兄妹五人长大成人了,家境好了,你们母子却已经搬家了。直到三年前在瓦西利息餐厅我才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但看到你过得不错,我只好把这份感恩之心一直埋在心里。是你父亲的恩情让我们相识,就让我们也以我真心的报答来相识吧!”

“我的好兄弟!”

安靖和孙谦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波留夫的呻吟可以见证这埋藏了30年的友谊的种子破土发芽的那一刻,尽管他绝对不情愿。

 

严萧由北海道转道北京,乘北京直达航班回到边城,当她走出机场时,没有看到日思夜盼的安靖,却见一个陌生的男子走到她面前。来人自我介绍道:

“嫂子,我叫孙谦,是安大哥的义弟,他临时有点事儿,让我来接你”

“他出事了吗?他怎么没来接我?”

“放心吧,一会儿准保让你见到完好无损健康乐观的安大哥”

坐在孙谦的车上,严萧看到车子开过市区,并没有驶往安靖的别墅方向,她满是疑虑的问:

“我们这是去哪儿?你到底是谁?”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他弟弟,我们现在去找我大哥,一个意外的惊喜等着你!”

“搞什么名堂?请你让我下车?”

孙谦意识到严萧对陌生人的戒备之心,目前的情境很容易让别人以为遭到了绑架。

“别担心,在边城谁敢绑架安靖的太太啊?”

看着严萧一脸疑虑的样子,孙谦笑着从身边拿出一个干枯的花环,递给严萧说:

“安大哥说这是你们当年的定情物,还认识吗?”

这是安靖去年夏天在草原上为严萧编织的花环,这段时间一直存放在安靖卧室的桌子上,枯萎的花草已经所剩无几,但仍然可以闻到淡淡的草香,并达到释解严萧心中疑虑的奇效。

严萧终于释然的冲孙谦笑笑,但仍然不知道自己将被带到哪里,迫切的想知道几个月来日思夜想的安靖讲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汽车还没有到东湖,远远的看到五彩缤纷的风筝在天空中飘舞飞扬,走到近处才看清楚每支风筝上都贴着红色的心型图案,每颗心上都有一个金色的“爱”字。当严萧走下汽车时,湖面上漂浮着上万只纸鹤,每只纸鹤上面都有一面彩旗,每一面彩旗上面都镶嵌着一个红色的“喜”字。严萧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在回来之前她设想过与安靖见面的各种场面,但却没想到展现在面前的是如此动人心魄的场面,面对这一切,她想起安靖发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

我将把爱镶到天上,把喜悦贴在水中迎接你的到来。

来吧!边城将为你到来的那一刻呈现出无限的惊喜!

初夏的微风送来一阵深情的萨克斯演奏曲,是凯丽.金那首经典之作--《回家》,严萧的目光转向音乐传来的方向,看到安靖从一块礁石后面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一簇紫色的野花,缓缓向严萧走来。两人不断的靠近,突然安靖扔掉手中的野花,伸出双臂奔向同样伸出双臂的严萧……

 

三年后的一个夏日,孙谦携新婚燕尔的妻子来到东湖边,他望着湖水中嬉戏的游人,向自己的新婚妻子讲述了那一天的那一刻带给他心灵的震撼:在铺天盖地的风筝和千纸鹤之间,一对久别的老情人伴着回家的音乐,彼此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这种场面甚至在电影里都很少见,足见我那位安大哥不仅是个驰骋杀场的斗士,在感情上更是一瓶醇厚的老酒,让人一生都品不够。现在,安大哥去俄罗斯和朋友一起开发石油输出项目去了,真想念他啊!

相信我,会做的像他一样的棒!望着听的入神的妻子,孙谦深情的唱起最近几年自己一直十分喜欢的歌曲:

我只想唱这一首老情歌

让回忆再次涌满心头

当时光飞逝

这是我唯一的线索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

曾经沧海桑田分不了

……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