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无界20  

2011-01-04 15:4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章

有时候积年累月建造的建筑,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彻底毁灭,问题可能就出在地基上。

在武鸿飞的指点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黑眼睛新型材料公司吸收了飞鸿集团40%的股份,算是完成了公司的资产多元化改造,同时黑眼睛公司以相同的资金收购了飞鸿集团10%的股份,成功的成为这个国内IT大鳄的主要股东之一。

而现在安靖利用半个月的时间彻底从普里西亚和达佳的公司分离出来,他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目前实在没有精力介入伊尔库茨克中俄国际贸易公司的业务,另一方面有意的要从达佳的视线里走出,不想打扰达佳夫妻平静的生活。

返回边城的前一天,他收到严萧的邮件,知道严萧在日本姑姑的帮助下,已经到日本札幌艺术大学进修广告专业去了,本来安靖打算办完俄罗斯方面的事情,就要向她正式求婚的,现在看来还要过一段牛郎织女般的日子了。

三个月,也许严萧离开这段时间将会是安靖生命中最为漫长的三个月。

黑眼睛公司的事情大多交给新任命的公司总经理去打理。安靖在与武鸿飞的谈话中得到启示,让有经营才干的人去经营企业,自己则时常去了解一下公司经营情况,并尽量注意把握好董事长和总经理之间的权限关系,放手让年轻的总经理去到市场上搏杀。

他和严萧之间的主要沟通仍然是依靠电子邮件,这天收到严萧的邮件:

安靖,你好!

札幌的天气很冷,现在外面正下着雪,我不知道其中的那一片雪花属于你,今天,我长时间的在雪中散步,希望能将那片属于你的雪花掬入我心之中央,看一看我这颗火热的思念之心是否会将你融化。

前天,姑姑送来了一只老猫与我做伴,我给它取了一个十分难听的名字---安靖。它平时很少四处走动,每天只是静静的伏在沙发上,灰色的眼睛长时间的注视着我,陪伴我看书、做饭、洗澡、看电视,我想它大概把我当成它的梦中情人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不耐烦得踢它一脚,骂它一句“老色鬼”,但我知道我舍不得的,现在我正把它搂在怀里,我们一起给你发E-mail呢!

有件事情我一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你,我哥哥现在正在被检察院传询,据说是一个姓阿的大人物出事了,他受到了牵连。哥哥没和你联系吗?

想你,老猫作证!

你的青青

严世钦出事了,他怎么没有告诉自己,既然阿局长出事了,想必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但现在已是深夜,只好等到明天早晨再去搞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于是,安靖继续与严萧进行交流。

青青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很想你!你已经把我的世界彻底搞乱了,白天你在我的脑子里荡秋千,晚上你在我的梦里放电影,亲爱的你不累吗?

我用一生的时间在寻找我的真爱,唯恐命中注定的缘分会擦肩而过,现在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它,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你。

房间里空荡荡的,很冷清,这里的每一丝空气都在翘盼你的归来,明天走进房间的第一缕阳光里可有你捎来的消息?

你哥哥会没事的,我明天去看他

你那只叫安靖的老猫确实很老了吗?据说有的猫通人性,你教它说话吧,相信有三个字它会很快学会的

----我爱你

 

阿伦德尔金是在省财政厅副厅长的位置上被双规的,这一次他收受了一家建筑公司100万元的贿赂,官企勾结的直接目的是要让这家企业拿到高速公路建设的部分承包项目。像阿伦德尔金这种人东窗事发应该是早晚的事情,但拔起萝卜带出泥,严世钦和安靖的事情也被揭了出来。严世钦的问题因为社会影响面比较大,几乎已经成了铁案,安靖似乎比较幸运一些,阿局长交待了接受安靖100万元贿赂的事实,由于当时安靖在俄罗斯,反贪局的干部立即来到工商银行,调查当年梁敏和安靖用“棒棒俏”健身房抵押贷款这件事情背后是否违规,但银行的人拒不承认其中存在暗箱操作的嫌疑。除此之外,有两方面的因素使得反贪局无法查证安靖行贿的真实性:一是抵押贷款的“棒棒俏”健身房的所有人是梁敏,而且无法确认安靖与此案有关联,当时的银行法人代表李行长也否认此事与安靖有关。二是安靖和梁敏按期偿还了贷款,并如数偿还了利息,从这笔贷款业务的结果来看并没有给银行带来损失。

阿伦德尔金有据可查的受贿金额达到400万元,估计要判处15年有期徒刑或判处无期徒刑,他将不得不用自己的后半生去洗刷前半生的污浊,而安靖也无论如何也无法安然自得的庆幸自己逃避了法律的制裁。尽管几年后他出资300万元兴建了一所希望小学,然而这种类似于悔过似的事后补偿,只能为自己赢得短暂的心灵安慰,却无法永远的消除心中那片阴云。就是在这时候安靖对人生有了进一步的感悟: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次生活道路,他决不会一边埋下终生忏悔的种子,一边不择手段的一味为创造财富而挣扎。

在我们国家法律解释上,一般对行贿罪的量刑要比受贿罪轻的多,像严世钦这样的情况,如果认罪态度好,交足了罚金,根据我国刑罚,一般处五年以下徒刑或拘役。

安靖请初中同学姜学平作为严世钦的辩护律师。安靖领着他去看守所见严世钦,严胖子已经在看守所关了近10天了,但看上去并不憔悴,安靖向他引见姜学平:

“瓶子,我初中同学,我请他做你的辩护律师”

严世钦礼貌的和姜学平拉了一下手,淡淡的说:

“让您费心了,案情已经很清楚,我的罪行已定,只是希望能少做两年牢”

“这我清楚,我会尽力的”

严世钦拍了一下安靖的肩膀,算是表示对安靖的关照的感谢,随后说:

“还记得上次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安靖已是有点茫然,严世钦继续说:

“算我有先见之明,如果我们一起做生意,相信现在我们两个可以在这里做伴了,要真是这样,我会后悔的,毕竟是我向你引见的老阿”

“说实在的,虽然逃过了罪责,但我并不轻松,心里也十分别扭”

“天堂向左,地狱向右,仁慈的上帝早就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却忘了在通往天堂的每一个路口做一个标记,致使众多本来想进天堂的人误入地狱,上帝有时候也会办糊涂事的”

“连上帝都有作错事的时候,你我又何必苛求自己”

“你不用安慰我,我刚刚走向地狱的门口,现在悔过还来得及。坐几年牢,对于人的一生来说就当是关了一次禁闭,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反省一下自己。实际上最近我对自己越来越厌倦,在外面时每一个夜晚总是一瓶酒,一张床,一个女人的混日子,白天则像被掏空了内脏的西瓜皮,整日感到空虚、乏味”

“也许你已经意识到需要过一种充实的生活,这是件好事,但你这次毕竟失去了人身自由,作为朋友,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多少年以来我好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清晨的阳光了,而这里的生活很有秩序,早起要做早操,晚上九点半熄灯睡觉,我终于又可以呼吸到清晨的新鲜空气了!”

“听起来更像一个哲人在说疯话,我知道你这是在有意让我宽心”

“古时候的武林高手通常经过闭关修炼才会练就上乘的武功,现在的哲人则需要远离尘世的喧嚣才会参悟出人生的境界,说不定牢狱之中是哲学家产生哲学思想的最佳场所呢?”

“别自我安慰了,出来后准备做什么?”

“到时候再说吧,经商不太可能。中国的民营企业经历了从个体户到企业经营者,再到企业家的三次蜕变,第一代靠的是闯大运,第二代解决了企业经营的基本问题,第三代则靠智慧、靠知识、靠国际事业来经营企业。我走了一条完全畸形的道路,已经落伍了。目前我想研究佛学,别笑!说不定几年后站在你面前的会是一代高憎呢?”

“阿弥托佛,将来有人为我超度心中的忏悔了”

“你也不必为幸免牢狱之灾愧疚,古往今来多少商人的发迹史都充满了血腥,你触犯了法律,但算不上血淋淋的,今后多给社会一些回报就是了”

一直在门口回避两人谈话的姜学平听到他们俩人的谈话开始涉及一些敏感内容,急忙走过来,示意两人注意隔墙有耳,然后对严世钦说:

“你的案子事实比较清楚,如果你对公诉内容没有异议,就要积极配合检察机关,我会尽量为你辩护,争取判的轻一些”

“谢谢了!”

“探视时间已过,我们先走了,你多多保重”

走出看守所,两人分手时,安靖委托姜学平帮忙了解一下资助希望工程的联系渠道,他想在边远的农区建一两个希望小学。姜学平答应帮忙,并表示义务帮助安靖具体操作这件事。

严世钦的案子有姜学平具体操作,安靖除了支付律师费用外,其它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忙,便专心的投身于黑眼镜公司市场开辟阶段的紧张忙碌之中,因为他知道,自己新任命的黑眼镜公司的总经理学历虽高,毕竟没有实际的商业运作经验,在产品进入市场的关键时期,他要帮助年轻的经理尽快进入脚色。

 

严萧人在札幌,心却被遥远的空间分成了两半,一半惦念着面临牢狱之灾的哥哥,一半则沉浸在对安靖的思念之中。有时候安靖在想:严萧这次去札幌深造,纯粹是命运一次错位的安排,她此行的目的虽是希望通过在日本的深造,使自己的广告创作素养得到提高,但实际上她的心却每时每刻都在为边城的两个男人倍受煎熬,就像她现在置身其中的这座城市,作为北海道的首府,札幌的名字最初来自与当的土著语言,具有“广大而干燥的地方”的意思,而实际上札幌这座白色的城市以“雪花大如席”闻名于世,真不知道这座“洋槐之都”到底能够给她多少启迪和灵感。

但尽管心系边城,严萧还是抽时间去参观了久负盛名的札幌冰雪节,她用手机把雪雕的德国汉诺威广场和希腊巴特农神庙拍下来,发到安靖的信箱,希望安靖能和她一起体会札幌人超凡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她写道:

传神的雕塑会让人产生置身于欧洲的错觉,但最让我迷恋的是冰筑的咖啡吧,你能想象坐在冰清玉镯的咖啡吧里品味热腾腾的咖啡的感觉吗?在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升腾的热气就是你带有烟草气味的呼吸?

冰冷的札幌之夜,一束不息的灯火给了我坚持完成学业的勇气。

你知道吗?这风雪中的自助餐只有一道菜,对你的思念之情让我在寒冷的异乡驱散了孤独的阴霾。

我哥哥的案子怎么样了?我越来越觉得他需要有个家了。

她想家了,她身在札幌,归心似箭的欲望却已经像一只眷恋花丛的蜜蜂,循着熟悉的花香徘徊盘旋,只需要一朵花的怒放,就会让她义无反顾的降落。

安靖同样有着眷恋的思绪,但安靖不希望她半途而废:

思绪不应该像断线的风筝飘忽不定,没有人会因为看到龟裂的地面就怀疑大地的坚实,只有勇敢的完成精彩的飞行才会赢得期待已久的掌声。

你哥哥的案子进展很顺利,他确实需要有个家了。

我们也需要有个家了!但最好是在你完成精彩的飞行之后。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