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p-nm的个人主页

有一种撤退叫胜利 有一种占领叫失败

 
 
 

日志

 
 

寒冷的记忆 转  

2012-02-20 16:3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月16日,新华社报道: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局部地区夜间最低气温达-46.6℃,且从1月8日起连续第9天低于-40℃,为近年入冬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低温极寒天气。由此,图里河被称为“全国最寒冷的城镇”。

    看到这个消息,我也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因为报道中所说的局部地区就是图里河镇,在图里河镇中心区南面9公里处的西尼气镇(2001年并入图里河镇),就是我生长了13个春秋的地方。那一带属于亚寒带气候,位于大兴安岭林海之中,冬季漫长而寒冷,年平均气温-4.4℃,有记载的最低气温是-50.2℃;图里河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每年4月间,大江南北山花烂漫,菜花遍野之时,那里的春天才刚刚露出细微的踪影——红柳的枝条上萌生出萼片包裹着的白色茸毛球(我们当时叫它毛毛狗),那就是春的信息和最为明显的信号了。

    那里的夏季,是可以找到冰雪的,在山坡背阴处,往往几十公分之下就可以发现终年冰冻的土层;在常年不见阳光的地方,夏季往往可以找到未曾融化的积雪。我上小学四年级时,学校里有几个班级在老师的带领下,到位于西尼气储木场东南方向的“黑大桥”去采金莲花。期间,两个五年级男生钻进那座并不高大的桥底下玩耍,出来时,手里各自抓着几个刚刚团好的雪球,很调皮地互相抛掷起来。

    听老人们说,1958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在那寒冬的一个夜里,外面风雪肆虐,工人帐篷里的炉火却奄奄一息,即便投入用“站干”劈成的好烧柴,炉里的火苗也依旧微弱,几近熄灭。最后,大家索性往火炉里和劈柴上浇柴油,才使炉火重新旺盛起来。第二天早上,有人在山林里拾回几只冻死的山雀和小野物,还有人在房檐下发现了冻死后掉落下来的麻雀……那一次寒潮,将他们仅有的几支温度计全冻坏了。后来有人说,那一次低温竟然达到-59℃……正常情况下,那里每年只有90天左右的无霜期,但在无霜期内,仍有很多次霜冻的记载。1979年我上小学三年级,到了5月中旬,山野里冰雪消融,家家户户要在各自开垦的地块里种土豆了。我母亲那一年回山东探亲,住在西尼气储木场的亲戚刘姑姑见我们姐弟几个还小,就撂下自家土豆地,让大表姐和二表哥先到我家去帮忙,那几块土豆地在表姐、表哥的帮助下播种得干净、利落,很快便发芽、出苗且长势一直很好,待到7月入伏、骄阳映照时,土豆秧已经长得很壮、很高,所结土豆有的已大如鸡蛋了。却不料,某天夜里突然来了寒潮,各家各户的土豆和其他蔬菜,登时一片衰败,几天之后,又变成一片乌黑,令人心痛不已。大约过了十几天,一部分生命力旺盛的土豆秧重新*回青,另一部分则就此枯死,原本碧绿满眼的田地里,再也没能恢复以前的无限生机,人们也便只好在秧苗枯死的地方点种白菜,期待秋后有所补偿了。

    这就是图里河的夏季,这就是我对当年气温的真实记忆。

    虽然那时林业部门的工资不算低,并不依赖土地的收成生活,但凭着勤劳开荒种菜、补贴生活却很现实,可那反常的气候没少给人们添乱。

    那里的大地冰封和漫天飞雪带来的乐趣也不少。例如,每年9月下旬或“10.1”,孩子们就可以顺着河道行走于冰上去上学了;在下雪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很多男孩子和女孩子们会以各种方式在冰面上兴味盎然、乐此不疲地嬉戏玩耍;有些高年级男生还买了很专业的冰刀,尽情地在冰面上滑行并作出一些高难动作,让我们这些小不点儿艳羡不已;在我记忆当中,付才同学的二哥付强滑得最为潇洒和自如,他那健美的身姿、飞快的速度和漂亮的急速转弯,简直就是一个优秀的专业运动员,让我由衷地为之赞叹、折服;有一位住在西尼气汽车队、姓包的大哥哥与众不同,他不滑冰,而是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光滑的冰面上快速回旋和盘绕,当他快速直行时,还能美滋滋地来一段“大撒把”……我竟然一次都没见他在冰面上摔倒过。那时的自行车可一律是加重的“红旗”、“飞鸽”或“永久”,远没有今天的自行车灵便和轻巧;那时的我拥有一架小爬犁,盘坐在上面,两手各持一根头上订了钉子的小撑杆在冰面上快速滑行,还跟小伙伴们比试谁滑的更快;下雪之后,我们还会一次又一次地从河堤或高坡上用各自的小爬犁往下滑,比试谁滑得更远,同时,还会做出种种怪相取闹,即使摔得很狼狈,也不觉得有多疼,因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我还将一块小木板钉上几条粗铁丝自制滑雪板,然后绑在左脚或右脚上,一路蹬着去上学,还时而自得地做出燕式平衡或一些滑稽动作……这些都是寒冷中的别样风情。

    进入隆冬之后,那里的气温大约都在-35℃左右,每当寒流到来,气温骤然降到-45℃是很平常的事。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某天晚上,刚上初中一年级却向来爱护我的姐姐在收音机里听完天气预报就转身对我说:“今夜有寒流,明天最低温度-46.5℃,去学校时千万把帽子系好,别冻坏了耳朵……”正在一旁专心看画报的我当时并没在意,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第二天早上,依然像往常那样,只是把棉皮帽子的护耳放下来,就跟几个小伙伴一路嬉闹,沿着西山脚下那段蜿蜒的河道去了尚未搬迁、还位于小北屯的第三小学校园,因为一路蹦跳和追逐,在进教室的时候浑身发热,汗都要冒出来了,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寒冷。上学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轻松的乐事,可能那时的课本太过简单了吧?我曾站在老师面前,轻松地将语文的全部课文一字不差地从头到尾背诵一遍,老师曾在我父亲面前几次赞赏过我。(“文革”时期的大兴安岭曾划归黑龙江省,我们当时用的是黑龙江省编制的教材。)那天上午,老师布置作业、宣读期末考试分数并将宣布放寒假,当时的寒假很漫长,直到3月1号才开学。我思绪飞舞地坐在教室里,畅想着寒假里的诸多乐趣。当班主任焦桂珍老师念完到我语文和算数获得两个满分时,我的心情实在是好极了……在回家的路上,书包里装着语文和算术两份满分的卷子,回味着美术、体育和音乐成绩的突出还有老师对我多次的肯定与表扬,便忘情地跟几位小伙伴追逐嬉闹起来,我们一会在河道冰面雪层上奔跑滑行,一会又跑进河岸草丛和深雪里摔跤,头上冒着热气,棉帽子护耳不断上下忽扇着,我曾偶尔感觉到面部或耳朵上似有刀割一样的刺痛,但由于打闹正欢并未留意。几华里的路程很快走完,几个小伙伴就此分手,各奔家门。进了自家门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左耳朵早已失去知觉、完全冻硬了,用手指一弹,竟然还有了“啪啪”的响声,不禁大惊失色。因为冻掉耳朵的事情在那里不是没有发生过,联想到大人们说过的人和事儿,想象着失去耳朵的可怕情形,我越想越慌,越想越怕,心慌意乱中将书包往炕上一扔,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那天中午,家住图里河、刚刚放了寒假的淑珍姐,从图里河来我家玩。记忆中的淑珍姐永远是那么美丽——修长而高挑的身材,细腻而洁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特别是她的善良和温柔,更是为自己平添了一种无形的魅力。我们两家不是血缘亲,却胜似血缘亲,老家同在山东济宁,她的父亲李大爷跟我奶奶亲如母子,跟我父亲胜如兄弟,两家孩子则是难分彼此的兄弟姐妹,这种深厚的乡情和友情,在当时的图里河、西尼气很是普遍,无论何时回忆起这些又真又纯的人间真情时,我都会感慨不已...... 淑珍姐很喜欢我,当她看到我那冻透了的耳朵时,禁不住心疼地惊叫起来,急忙端起脸盆,按照大人们说过的办法,到院子里端来干净的雪,和我姐姐抓起一把又一把的白雪,焦虑不已却又小心翼翼地一起为我搓擦起来……渐渐的,我的耳朵有了知觉,从通红发热到逐渐发烫,血液畅通了,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柔软,两个姐姐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淑珍姐爱怜地用毛巾为我擦去脖子和耳朵上的雪水,又耐心地为我按摩、揉搓了好半天……两天之后,我的左耳表皮全部变成黑色,奇痒难忍,持续了好几天,后来整个脱了一层皮。此事回想起来很让我后怕——假如......那天我和小伙伴在尽情的嬉闹、摔打中不慎碰撞了耳朵,我的左耳朵真的会有残损甚至掉落的可能......这件往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深刻,也让我记住了一个不小的教训。

    当年的这些记忆,就是我看到新华社报道“一冷成名”的图里河那种寒冷时,一点也不觉得惊奇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